爱好酒-梅槐酒坊

梅槐酒坊:采用恩施纯天然小曲酒曲酿造的纯粮食白酒,执行标准GB/T 10781.2—2006清香型白酒)

清香型白酒特点的标准是:清香型白酒特点的标准是:清香纯正,醇甜甜,自然谐调,味爽净清。余香纯正就是实体香型与真实的可爱调调,琥珀酸的含量也可以,无杂味,亦是可称特征香选用,干净利落。总之,清香型白酒可以概括为:清、正、甜、净、长五个字,清字当头,净字到底。清型白酒高梁等谷物为原料,以大麦和豌豆为豆伴的中温大糖糖化发酵剂,采用清蒸清糟酿造工艺、土地缸、清蒸排酒,寓意“清蒸杂杂、清洁卫生”,即都在一个“清”字上下功夫, “一清到底”,没有浓香或酱及其异香和杂杂分散清香型酒白标准评语是:无色、清亮透明,无悬浮物、无沉淀,纯正,具有以功效为主体的清雅、协力的宣传,入口绵密甜甜,共同,醇厚爽爽冽,风格(突出、净尾、尚可)。

联系电话:18627283231

固态发酵-纯粮食酒-好喝不上头

传统工艺以高粱,玉米,小麦,苦荞等纯粮食固态发酵蒸馏酿造而成:小曲清香型白酒

高粱酒

以高粱为原料,纯高粱酒

苞谷酒

以玉米为原料,纯苞谷酒

小麦酒

以小麦为原料,纯小麦酒

私人定制酒

企业定制,纪念收藏,战友情谊,商务礼品,节日庆典,婚庆用酒,满月用酒,周岁用酒,生日用酒,寿宴用酒,升学谢师,乔迁之喜

联系我们 186 2728 3231

梅槐酒坊
纯粮食白酒,好喝不上头

爱好酒-梅槐酒坊

《酿酒图》与西夏酒文化

贺兰山下,曾存在着这样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党项人,西夏国的建立者。党项人性情豪爽,喜饮酒,善酿酒。西夏时期,随着酿酒工艺的改进,酿酒生产逐渐成为一个行业,到第五代皇帝仁宗仁孝天盛年间,整个王朝达到鼎盛时期,富足的经济和繁荣的文化促进了酒业的大发展。 统治者为了保证宫廷、宗室能够千年独享甘洌清醇、芳香沁人皇宫贡酒,

宋代诗词中的酒

基于宋代经济社会的繁荣,宋代的酒业和酒文化得到空前发展,作为酒文化有机组成部分的饮酒诗词也大放光彩,他们不仅数量庞大,其内涵亦十分丰富,几乎涉及到宋人饮酒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这些诗词中可以看出,宋人饮用的酒品非常丰富,主要可分为黄酒、果酒、配制酒三大类。 黄酒是宋代主要的消费酒品,以谷物为原料酿制,“凡酝用秔、糯、粟、黍

唐代歌舞音乐与酒文化

中国是酒的故乡,何满子先生说:“几乎从人类洪荒时代起,酒就在大地上出现了。酒的历史几乎是和人类文化史一道开始的。”酒文化从人类发现并饮用它的时候起,就已经存在并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酒与音乐相互交织,不论是历朝历代统治者的歌舞升平,文人贵族宴请宾朋时的即兴词作,还是酒肆乐伎的以酒佐兴纵情歌舞,酒已经成为唐代歌舞音乐

耳杯与魏晋酒文化

耳杯是中国古代的典型饮酒器物之一。因其造型双侧的手柄形似耳朵,所以称之为耳杯。另因其身两旁的双柄形同小鸟的羽翼,因此也可称为“羽杯”和“羽觞”。耳杯形制最早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盛行于秦汉至魏晋南北朝。耳杯多呈扁椭圆形,弧形壁,浅腹平底,口缘两侧各有半月形或方形双耳。因造型雅致简约,灵活小巧,暗合魏晋时期儒士的价值观、审

元代葡萄酒文化

我国有着悠久的葡萄栽培历史,其最早可追溯到汉武帝时期。据《汉书》记载:“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复十岁不败。俗嗜酒,马嗜苜蓿。汉使取其实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蒲陶肥饶地。及天马多,外国使来众,则离宫别馆旁尽种蒲陶,苜蓿极望。”《马可波罗行纪》记载:“野生葡萄在中国古代疑已有之,家生葡萄则在汉武帝时由张骞

唐代酒令文化

唐代是个饮酒成风、诗酒并行的朝代,经济的极大发展、物质的极大充足使人们乐于举办并参与宴饮活动。酒筵中单是进食饮酒交谈未免过于空洞尴尬,为了使参加酒筵的人得到身体与精神上的至高愉悦感,酒令自然是必不可少。唐代的酒令更是发展到一个高峰,酒令艺术得到了极大的完善,玩法也是多种多样。 1、酒筵律令 律令是对参与者文采素质要求较

宋代的酿酒工艺

宋代的酿酒工艺比前代有了很大的发展,宋人编纂了大量制曲酿酒技术方面的著述,来总结宋代的酿酒工艺。著名的有朱肱的《北山酒经》、李保的《续北山酒经》、苏轼的《东坡酒经》、范成大的《桂海酒经》、林洪的《新丰酒法》、田锡的《曲本草》等。这些著作对宋代制曲酿酒的技术进行概括总结,将酒匠的传统经验转化为理论记录下来,由此可见在宋代

酒歌——酒文化的音乐表达

酒与歌本是两个相对独立的个体,并没有任何联系,但若作为文化事象和民俗事象来看,二者的联系是必然的,两个个体共同形成了一个完整又具特色的风俗歌曲体裁——酒歌。 先看酒的自然属性。《本草纲目》提到:“少饮则活血运气,壮神御寒,遣兴消愁,辞邪逐秽,暖水脏,引药势。过饮则伤身耗血,损胃烁精,动或生疾,发怒助欲,致生湿热诸病。”

唐代丝绸之路上的葡萄酒文化(二)

唐朝最高统治者对葡萄酒钟爱有加,推动有力,促使从都城绵延大江南北无不广植葡萄。随着西域先进的葡萄酒酿造技艺的传入,胡人胡肆遍及长安,民间酒家随处可见。享用葡萄酒已不再是王公贵族、文人名士的特权,文人志士乃至寻常百姓也都有幸品尝。从王公贵族到文人墨客,从贵族女性到酒肆胡姬,以及各类诗人艺术家都是聚饮宴乐的主力军,而其中怎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