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酒配中药,吹牛有一套

在中国有56个民族,其中55个喝完酒以后能歌善舞。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长袖常常舞地遍地都是。但是这个故事绝对不会这样简单,因为今天不说歌舞,说吹牛。

在我国,无论是东南东北还是西南西北,吹牛都是一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当然在不同区域里演化出来了不同的体系。

在东北广袤的土地上,劝酒是项有趣的风俗,因为酒杯里剩下的酒足够养出一片海洋世界。从金鱼到乌龟,排起来的长队可以装满烟台渔民的渔船。

东北的饮酒习俗最有趣的不仅仅在于劝酒,更在于边喝边串场。正餐、KTV、酒吧、烧烤,四场才能打通关。零下20多度的时候,能出来喝酒的也是真朋友。

大西南在喝酒这件这个事上,更辣、更随意。在成都的夜市里,地摊老板大多会在路边支起桌子打麻将。如果是在公园里,还有赠送续杯的绿茶或啤酒。和盐帮菜最配的酒就是四川的浓香酒了,绝对是吃香的喝辣的最真实的描述。盐帮菜总让你在喝一口、吃一口之间沉沦。

西南居民在劝酒这件上更豪横,用最温柔的语气问上一句:“瓜娃儿,喝一杯嘛。”

有人劝酒有一套,就有人躲酒有一套。有前辈说起自己当年的战绩就是:“想当年,我在XX,喝了几斤白酒。”在全国人民倡导理性喝酒的时候,能喝酒的人多半活在回忆里,或者杜撰里。

躲酒的人怎么躲,也很简单,要么说自己吃了青霉素系药品,要么说身体不适。每到这个时候,5050的调酒师就会说,不用吃药了,喝药酒吧。

看到烈酒配中药,这个奇妙的组合,你一定可以猜到,调酒师肯定是个水瓶座。他用一套看起来很养生的鸡尾酒,绝对让你在疫情发生的特殊时期,把酒喝到心安理得。

橙汁、柠檬、可可和中药味道的酒混在一起,听起来就带着不想干跨界的刺激。但我终于可以跟我妈吹一下了:今天我没喝酒,吃的药,不过药劲有点大,喝完跟你说了以上这番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