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言臣是酒中仙 —李白与酒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说到唐代的诗人的饮酒诗,我们首先会想到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这是杜甫在《饮中八仙》中对李白的描写。

李白出生在商人的家庭,在唐代商人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的,但是好在唐代有“举荐制度”,李白第一站选择的是长安城外的终南山,在人才济济的大唐时代,很多有才华但是没有机会出头的文人效仿竹林七贤隐居到终南山,以隐士的身份聚集在一起,获得一定声誉也就得到了做官的机会,我们知道终南捷径这个词语就是从这里得来的。李白也想通过这个方式获得官职,但是在终南山停留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他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机遇,于是留下一首诗:“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然后就离开了。 第二站是孔子的37世孙孔巢父,孔巢父是唐玄宗宠爱的老臣,在朝廷中声望很高,但是那个时候他过起了隐居生活不关心政治了,他很开心李白能陪着他喝酒吟诗的兴趣大大超过举荐李白做官的诉求,李白只好再一次离开寻找下一个机会。 第三站选择了道士吴筠,唐玄宗想要和杨贵妃长生不老,于是道士吴筠经常进宫给皇帝炼丹。这一次的李白终于押对了宝,不久之后,吴筠到长安,将李白引荐给了当时的礼部侍郎贺知章,贺知章非常认可李白的才华,李白最终获得了一个翰林待诏的官职。 李白能喝多少酒?古今的计量单位是不一样的,古代的一斗相当于现在的125mL的小杯。再一个李白喝的不是白酒,是当时度数很低的黄酒(女儿红),在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汝阳三斗始朝天,张旭三杯草圣传,”只有李白斗酒诗百篇,妥妥的一杯倒。可见,李白酒量并不大。

李白虽酒量不大,却不妨碍他享受美酒的乐趣,例如在《月下独酌·其二》中:“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上无酒泉。天地若爱酒,爱酒不愧天。”《月下独酌·其四》表达了李白即使是一个人喝酒也能独享其乐的醉我状态:“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舞影凌乱,我歌月徘徊。”《山中与幽人对酌》描写了李白和朋友率性喝酒的情形:“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这首诗很有画面感,两个人在明月之下庭院之中,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李白不胜酒力,很快就醉了,客人还没有进入状态,率性的李白长袖一挥:我喝多了,你尽管自便,如果明天你还想找我喝酒,记得带着琴,你弹琴我陪你喝酒作诗。《论语·子路》曰:“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狂狷的李白以酒为伴,傲然飘逸,卓尔不群的存在世间。 与天下儒生同样的济世情怀在李白的酒诗中,表现诗人傲岸自负、倔强自信的个性,抒写理想抱负。李白生于盛唐,他有渴望建功立业的远大抱负。“济苍生”“安社稷”,他希望“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能像古代贤臣管仲、晏子一样拥有才能,获得辅佐帝王,称霸天下的方法。他也希望实现天下安定,国家统一的理想,“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表现了李白狂傲自负的性格特征。 渴望能够在仕途上施展才华大有作为的李白在被迫离开大唐的政治中心长安后,仍念念不忘内心的执念,“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流夜郎辛判官》)。在诗中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在权势贵族面前无所忌惮戏谑玩笑的诗人,其浪漫狂放、倨傲达观的精神表象下,是他对折损的政治前途的愤懑和不甘。

流落到湖州的时候,湖州司马在酒宴上笑问李白:你是谁?55岁的李白自己也被问愣了,是啊,我是谁啊?回首这一生,我一直追求的是我真正想要的吗?如果是寻常人,会在这种失神的情绪中游离很久,但是李白终究不是寻常人,他马上回答“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他把自己比做被贬下凡藏身市井酒楼的神仙,这种自我肯定、自我标榜体现他豪放不羁的性格。“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诗中虽然有消极的怨叹和宣扬及时行乐的思想,但是在诗人内心深处却是对自己才能的高度自信和自信深化而来的积极用世的志趣。又如《行路难》中:“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在感慨世路维艰之后,仍能有十足的信心憧憬未来,表现出倔强自信和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古人云:酒之载情,几乎无情不载。酒在文人的眼中,是感情的载体,是寄托精神宣泄情感的手段,是灵感的诱发剂。李白在饮酒中,不仅得到物质上的享受,更在精神上得以愉悦,酒成了李白人生中难以割舍的组成部分。正像余光中的那首《寻李白》中说的:酒入愁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