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酒-梅槐酒坊:酒类资讯

 

 

酒类资讯----爱好酒-梅槐酒坊

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言臣是酒中仙 —李白与酒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说到唐代的诗人的饮酒诗,我们首先会想到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这是杜甫在《饮中八仙》中对李白的描写。 李白出生在商人的家庭,在唐代商人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的,但是好在唐代有“举荐制度”,李白第一站选择的是长安城外的终南山,在人才济济的大唐时代,很多有才华但是没有机会出头的文人效仿竹林七贤隐居到终南山,以隐士的身份聚集在一起,获得一定声誉也就得到了做官的机会,我们知道终南捷径这个词语就是从这里得

Read More »

酒与考古——欧亚大陆的酒文化起源

欧亚大陆不但是地理的整体,而且历来是众多民族、文化、宗教、语言经常迁移和来往的独一无二的“桥梁”。尤其是最近几年的考古发现越来越清楚地表明,中亚地区以及“丝绸之路”至少从新石器时期起是欧亚大陆各民族、各大小国、各不同文化世世代代进行接触、交流和融合的枢纽地带,早已实现了“多元化”和“全球化”。数千年以来欧洲、中东、南亚、中亚和东亚民族之间不但横跨大陆的贸易往来和货物交换持续不断,思想和知识交流也源源不绝。其中,有些令人惊异的考古发现显示,酿酒技术的发明和饮酒、祭酒的传统在欧亚

Read More »

杜甫酒诗中的济世情怀

在唐代,说到以饮酒闻名的诗人,我们首先会想到的是集诗仙与酒仙于一身的李白。光芒万丈的李白集中了太多人的目光,让人们忽略了还有很多以诗酒著名的诗人,例如杜甫。在杜甫流传下来的1400多首诗中,有300多首诗与饮酒有关。杜甫眼中的李白“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他羡慕李白可以挣脱外在的束缚,追求生命的极度自由。他也想狂歌,“狂歌过于胜,得醉即为家”。但是他不是一个能洒脱起来的人,他放不下儒生的情怀,他想狂歌,他想在醉的状态中找到安心的归处,但是即使是醉的找不到家,他看到的

Read More »

居酒屋与日本酒文化

在日本,饮酒或是一种生活的手段,或是一种关系的桥梁,或是一种情绪宣泄的方式,亦或是一种利益交易的纽带。酒文化最早的发源地之一的中国,与日本一水之隔,自古以来日本就深受中国酒文化的影响,又吸收了西方酒文化的精华,发明出了独具风格的日本酒,并创造出了独树一帜的日本酒文化。特别是日本的居酒屋,它是日本酒文化的最佳体现场所,也是日本人日常或社交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场景。 日本酒的起源与发展 《三国志·魏书·东夷传倭人》 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倭人……始死停丧食十余日,当时不食肉,丧主哭

Read More »

两宋酒文化的酒与“醉”

宋代因其政治、经济、文化的大发展,在我国古代社会成为独有的社会形态,酿酒业在前人的基础上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关于酿酒工艺,朱肱说:“平居无事,耳力江山之兴,亦未足以知麹糵之力,稻米之功。至于琉璃放逐,秋生暮雨,朝登槽丘,暮游曲封,御魑魅于烟岚,转炎荒为净土,酒之功力,其近于道耶。” 宋代士人平时饮酒助兴,当琉璃放逐,则面对深秋暮雨,尽情痛饮,可以抵御瘴气与蛮烟,将荒芜化为一方净土,这时候酒的功力则接近于我们所谓的“道”。朱肱又言,酒能使兴奋之人变得沉默寡语,使缄默之人转而慷慨陈

Read More »

酿酒与人类社会进化的关系

美国科学家McGovern对于世界五洲各地的原始社会和酒文化的关系进行过广泛的分析,并提供了十分丰富的资料。他在重要的学术著作《拔除历史的瓶塞》(Uncorking the Past 2009)提出了新颖的见解证明,酒与人类文明的起源和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贾湖与中国和欧亚其他史前的考古遗址一样都是很理想的直观教具,到处都可以发现人类最早的酒文化的痕迹,值得将来从这个角度多进行深入地研究。目前关于酒与人类文明的关系,有以下几种理论假设: 1、“旧石器时代酿酒假设”(Pale

Read More »

中华戏曲中的民间饮酒风俗

我国古典戏剧可以说是在民俗文化土壤中发展成熟的,戏剧艺术容载了丰富的酒文化事象,如节令、典礼、寿诞,婚丧、祭祀、庆功、饯别、结拜举行的宴会场面,表现出各种礼仪场合下的饮酒习俗。酒文化给包括京剧在内的各种地方戏曲输送思想文化营养,也拓展了舞台艺术的表现空间,古典戏曲如《监酒令》《温酒斩华雄》《青梅煮酒》《鸿门宴》《功臣宴》《醉县令》《度刘伶》《太白醉写》《醉皂》《薛刚大闹花灯》《伐子都》《红梨记》《西厢记》《杨门女将》《白蛇传》《草船借箭》《四进士》等等,这一类作品都有各种酒文

Read More »

客家娘酒与酒文化

客家娘酒是客家人用糯米酿造的一种米酒,属黄酒类。在客家人的人生礼仪中,娘酒充当着重要角色,举凡添丁升学、婚庆寿诞、晋级乔迁、逢年过节乃至于迎来送往、交朋结友,都离不开娘酒。饮食客家娘酒,成为客家地区普遍的习俗和客家饮食文化的重要内容。 在中国古代社会里,客家地区的酿酒之风非常兴盛。明末清初汀州籍名士黎士弘曾就当时的酒风之盛用诗作进行了描述,其诗云: 板桥官柳拂波流,也勾春朝半月游。数尽红衫分队队,赍钱齐上谢公楼。 长枪江米接邻香,冬至先教办压房。灯子才光新月好,传笺镇重唤人尝

Read More »
滚动到顶部